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上海试管婴儿价格_上海试管婴儿费用多少 - 365助孕

当前位置: 上海试管婴儿价格 > 儿子 >

广州医院试管婴儿排期排到明年 呈现年轻化趋势

时间:2019-05-05 20: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6年,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试管婴儿手术的夫妇开始需要等位;2007年,等位的时间从一个月廷长到两个月,再到半年;而现在,符合手术指征的夫妇得足足等上一年,才能排到

  2006年,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试管婴儿手术的夫妇开始需要等位;2007年,等位的时间从一个月廷长到两个月,再到半年;而现在,符合手术指征的夫妇得足足等上一年,才能排到自己的手术!排队等位、挤爆医院做试管婴儿的现象,在广州各个有资质的医院都有发生。

  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机构为中国的不孕不育率做一次准确和科学的流行病学调查,但临床医生表示,发病率的确在不断升高,在一些医院,手术人数是以每年20%的速度在攀升!

  昨天上午,记者在中山一院见到阿霞(化名)夫妇。32岁的阿霞结婚七年还没有生育,从五年前夫妇两人开始着急,这几年中药西药吃了不少,肚子却一直不见动静。经过检查,医生称阿霞是因为炎症导致双侧输卵管堵塞,且已经不适合做通输卵管的手术,加上其丈夫的精子数量也较少,只能选择做试管婴儿。根据医生的通知,阿霞夫妇领到了明年4月的“排队号”——这意味着夫妇俩得回家等到明年二三月才能来做准备工作。

  中山一院试管婴儿手术的排队,是从2006年始的。医院这座生殖医学中心2003年落成,当时每年做的试管婴儿手术不到1000例,中心设计的容量是每年1200例。但到2006年就达到1500例,2007年达到1800例,今年1到3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又是20%的增幅!

  广州其他有资质的医院也面临同样情形。中山二院生殖中心主任张学清也表示,2003年至2004年,做试管婴儿手术的夫妇每年两三百例,而去年一年就达500多例。记者从广医三院生殖助孕科了解到,十年前医院每年才有100例左右,去年已经增长到1200例,近几年每年的涨幅约30%,“手术预约号”已排到年底,现在平均每天都要做三四例。

  中山一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周灿权教授介绍,在医院排队等试管婴儿的人群有年轻化趋势。“十年前,来的都是大龄未育夫妇。现在的平均年龄是32.3岁,比过去的33岁多已经整体前移了一年多。”据其解释,这是由于人们对不孕不育症的认识提高了不少,求诊意识前移了,“这对于提高试管婴儿的成功率相当有用,因为35岁以上手术的困难会增加,38岁以后困难明显增加,而40岁以上就基本上属于困难户了”。

  张学清也告诉记者,并非所有夫妇都适用人工受孕,求助者必须经过卫生部制定的一些列严格检验,证实患上不孕不育症后才能接受人工受孕,“目前到医院接受人工受孕的夫妇平均年龄约32-33岁,40岁的夫妇怀孕率一般比较低,若遇上42岁或以上的,医生一般会劝退。”

  张学清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案例:40岁的罗先生(化名)夫妇在十多年前结婚时,由于暂不想怀孩子,罗太太曾做了两次人工流产。后来,他们终于打算生孩子了,殊不知此前的人流却给罗太太留下了输卵管粘连的后遗症,十年内相继怀孕4次,全部都是宫外孕。罗先生夫妇最后向辅助生育求助,然而由于年纪已经到达40岁,罗先生夫妇最终被医生“劝退”。

  周灿权教授认为,虽然还没有全国范围的流行病学调查,但试管婴儿手术排长龙的现象的确折射出不孕不育症发病率的上升。这与环境污染、早年不良的生活习惯(如夜生活、酗酒、桑拿、不洁性生活等)、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大等都有关系。

  而中山二院张学清主任也表示,辅助生育个案激增,不仅缘于男士精子质量愈来愈差,女士排卵问题亦是关键。他在临床中发现,不少求子的夫妇中,70%是由于女方的各种原因引起的输卵管阻塞而导致不孕,这个人群中还不时出现25岁左右年轻夫妇的身影。而广医三院生殖助孕科龙晓林主任也告诉记者,近20年来,不孕不育的人比例已经从最初的5%-8%增长到10%-15%,其中女性占的比例为60%-70%,但根据观察,现在男性不孕不育的比例有越来越高的趋势,上升到了40%-50%,几乎赶上女性。

  此外,在试管婴儿技术开展的十年中,人们的认识也有了很大转变。龙晓林主任称,十年前人们一提到试管婴儿还觉得不可思议:“试管婴儿是拿什么材料做的?”、“小宝宝是不是在试管里面长大的?”有人甚至觉得试管婴儿智力低下。而现在越来越多不能自然生育的夫妇会主动寻求做“人造宝宝”,甚至有人一味迷信试管婴儿技术的万能,不论是否有适应症都要求医生做。

  记者还了解到,前来要求施行试管婴儿手术的大批求诊者中,竟还有极少数生理功能正常的夫妇。

  周灿权教授告诉记者,在临床上的确曾碰到过正常夫妇向医生提出做试管婴儿的案例,“他们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政策不允许生多胎,但做试管婴儿生多胎的几率比自然受孕要高出很多,所以想做试管婴儿”。这些求诊者全部被医生拒绝了,“除非有适应症,否则正规医院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要求。”周灿权说。而龙晓林主任也表示,由于试管婴儿生双胞胎的几率为20%,比一般自然受孕的1%高出许多,因此求“孪”心切的夫妇会冒险前往试做。“有一对来自珠三角的30多岁的夫妇,夫妻俩都是公务员,碍于计划生育政策不能生两胎,因此希望能够通过试管婴儿生一对双胞胎,但是,在体检中他们就被委婉拒绝了——通过检查,他们具备自然受孕的身体条件,根据规定不能利用试管技术生育双胞胎。”龙主任说,这样的例子每年都有。

  周教授说的是市内各知名生殖医学中心的不堪重负的状况。在这些中心,一个教授一上午门诊看四十多个病人是家常便饭,经常看到下午一两点还不能休息。周灿权算了一笔账:看生殖系统疾病的疗程通常以“年”计,看验单、做妇检……一个病人起码要看15分钟,否则不可能看得仔细,一上午门诊按4小时算,其实正常应该只看16位病人。但医院限制挂号,病人不满意;不限制挂号,只能匆匆问诊,病人还是不满意;手术排队时间过长,病人更不满意——“再这么无限扩张,医护人员超负荷,病人看病的质量也得不到保证,对医院和患者都有损害!”

  周灿权和张学清都不约而同地举了试管婴儿手术中的培养箱为例:“人工受精的试管要放在培养箱培养2-3天才能进行胚胎移植。一个培养箱最好只放一两个病人的胚胎,如果放了五个病人的胚胎,细胞容易互相影响,而且每放一支新来的试管,箱子还要一开一合,气流、温度也对胚胎细胞酸碱度造成影响。”为保证质量,一些大医院都尽量“一箱一管”。

  如何缓解试管婴儿手术如此巨大的供求矛盾?周灿权教授表示,第一是医院扩容,现在医院也在医护人员、场地方面适当加强资源配置,但这些扩张始终是有限的;其次是患者也要掌握一些就诊技巧,比如不要一来就往知名专家那里集中,而应该“阶梯型就诊”,“其实对于初诊患者来说,找知名专家和找普通医生区别不大。因为在没有了解患者身体状况之前,不论哪一级别的医生,要做的第一件事都是开验单,专家和普通医生开的验单是没有区别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